请点击听歌

伟大的领袖--毛泽东

网站首页 我的简历 我的故事 毛泽东的故事更多 鸿雁传书 中央军委领导人 周恩来的故事
杰作园地 网上银行 人才招聘 咱们的领袖毛泽东 美女时钟 中国抗癌网 毛泽东的故事
养生保健 古代名画 赞梅、兰 毛主席来到咱农庄 心理健康 健身减肥 82.9通信录
日本之行 女性保健 我的相册 毛泽东简介        毛泽东相册 医学护理 保健养生频道 清明上河图
乐曲欣赏 老年专题 我的同学 毛泽东一生干了两件事 口腔保健 浙江心理网 竹林相册 
新闻频道 健康养生 来玩游戏 毛泽东像集 更多 保健知识 医学心理网 竹林作品
电信公司 中国军情 友情连接 世纪伟人   中国当代36位军事家  男性保健 中老年保健 竹林小说 
太极拳谱 长寿之道 毛主席像       东方红 养生宝典 华夏心理网 世界人体名画欣赏
中医中药 老年保健 老年健康 先进性教育平台       千岛湖 蒋介石败退台湾 墨缘书法作品欣赏

200744日,毛岸青的夫人邵华做客央视,讲述两人47年的深情恩爱。

1.李敏访谈录:“我是你的亲生父亲”   2.李讷访谈录:“爸爸散步去” 3.“红色公主”李讷和林豆豆

1.李敏访谈录:“我是你的亲生父亲”

■到底您是不是我的亲爸爸   

 1936年冬天,毛泽东和贺子珍的女儿李敏出生在陕北的保安县。当时毛泽东与贺子珍住在一间破旧的窑洞里,生孩子的这天,贺子珍叫警卫员另外找了一间小房子,这间房子连门也没有,贺子珍进去不一会儿,一个女婴就呱呱落地了。贺子珍的战友邓颖超、康克清等人闻讯赶来道喜,他们问:子珍生了吗?毛泽东风趣地说:“生了,生了,生了个大鸡蛋。”

  刚出生的李敏又瘦又小,周恩来的妻子邓颖超看见后心中顿时生出一种怜爱,说了一句“真是个小娇娇呀”,毛泽东听到后,想起《西京杂记》中的一句话,“文君姣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如芙蓉”,便给孩子取名叫姣姣,但是后来人们都习惯叫她娇娇。

  不久,中共中央进驻了延安,中国革命开始进入到一个令人振奋的新阶段。

  1937年年底,贺子珍离开延安,前往苏联治病,不曾想这一去,便造成了她与毛泽东的终生分离。

  贺子珍离开延安时已经怀有身孕,到苏联后不久产下一子,1939年这个男孩在刚刚开始咿呀学语的时候却不幸夭折了,贺子珍一度陷入孤苦之中。为了安慰贺子珍,1941年毛泽东同意让当时不满四岁的李敏前往莫斯科,与母亲贺子珍相聚,在那里李敏见到了两个哥哥毛岸英、毛岸青。后来,当哥哥们告诉李敏,他们的父亲就是中国革命的领袖毛泽东时,年幼的李敏一点也不相信。

  “在伊万诺夫国际儿童院里边,有个礼堂,挂着好多国际伟人像,有朱德的,还有我爸爸的像,后来我哥哥指着我爸爸的像说,这是爸爸。我不相信,我认为他在骗我,伟人是我父亲,我不相信。”

  1947年,贺子珍带着李敏回到中国,住在东北的哈尔滨。

  1949年春夏之交,贺子珍的胞妹贺怡带着毛泽东的嘱托来到哈尔滨看望姐姐,另外再把李敏接到北京,让她回到父亲毛泽东的身边。当时的李敏对自己是毛泽东的女儿还有些将信将疑。在母亲的鼓动下,李敏给父亲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她写道:毛主席,大家都说您是我的亲生爸爸,我是您的亲生女儿。但是,我在苏联没见过您,也不清楚这回事。到底您是不是我的亲爸爸,我是不是您的亲女儿?请赶快来信告诉我,这样,我才好回到您的身边。

  毛泽东读完信后哈哈大笑,很快用电报发来一封信,电报说:娇娇,看到了你的来信,很高兴。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是你的亲生父亲,你一定长大长高了吧,爹爹想念你,也很喜欢你,欢迎你来。希望你赶快回到爸爸身边来。

  “那时候我相信了,也挺高兴的,在东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哥哥说的是对的,那时候爸爸给我来电报,称是我爸爸。”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1949年初夏,李敏回到了毛泽东身边。毛泽东十分高兴,对其他几位中央领导人说,我家有个会说外国话的洋宝贝。毛泽东还要给他的女儿娇娇取一个正式的名字。

  “他(我父亲)就说,娇娇是小名,不好这么叫了,要取个学名,就叫我李敏,拿字典给我看,字典里有注解。”

  毛泽东借用《论语》中“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这句话给他的女儿们取名为李敏、李讷,希望她们成为少说空话,多做实事的人。

  李敏对于自己姓李父亲姓毛有点不理解,毛泽东给她解释说,他也曾经姓过李,还给她细细讲了姓李的来由:那是1947年的3月,蒋介石下令胡宗南调集20万军队对延安发动进攻,企图达到消灭中共中央和西北红军的目的。考虑到敌我双方的力量对比悬殊,中央决定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主动放弃延安,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毛泽东当时对大家说:暂时放弃延安,是意味着将来解放延安、南京、北京、上海,进而解放全中国,离开延安有延安,守延安失延安。那时候,毛泽东化名李得胜指挥作战,李得胜是离得胜的谐音。后来,这个预言实现了,中共中央撤离延安后,转战陕北,在运动中寻机歼灭了大量的国民党军队,胡宗南损兵折将,最后不得不撤出了延安。

  李敏听到这些后很受教益,也喜欢上了自己的这个新名字。

  ■这个手势的真正含意也许永远是个谜了

  在工作、学习和生活方面,毛泽东对子女的要求是很严的,但对子女的婚事却主张恋爱自由。李敏上大学后,遇到了自己的小学同学孔令华,不久两个人便产生了感情,孔令华的父亲孔从洲是解放军炮兵的副司令员,而有关孔令华家里的情况李敏却不太了解。

  “他问我他叫什么名字,他的父亲是谁,是干什么的,我答不上来,他就批评我,你跟人家谈恋爱,你都不知道人家的父亲是谁,你怎么谈恋爱呀?我说我也不跟他父亲谈恋爱呀,我们都是在八一小学的,我们都是干部子弟,我想他爸爸也是干部,我就没打听他爸爸是做什么的,他说你要问清楚,你再谈。我就问了孔令华,他就把他的父亲介绍给我了,我就跟我爸爸说了,我爸爸说那我认识,挺好的。”

  1959年8月28日,毛泽东亲自主持了孔令华和李敏的婚礼。那一天毛泽东非常高兴,平常不大喝酒的毛泽东在婚宴上与来宾频频举杯,并与他们合影留念。

  解放后,贺子珍先后在沈阳、天津、杭州等地工作,最后定居在上海。李敏和孔令华结婚后,毛泽东经常让李敏代自己去看望贺子珍。贺子珍常对李敏说:你的爹爹也是很孤苦,很寂寞的,你要多体贴他。李敏在北京和上海两地穿梭往来,成为父亲和母亲之间信息沟通的桥梁。毛泽东从李敏的嘴里知道贺子珍病了,不肯就医服药,就写信劝她一定要遵医嘱按时服药。说来也怪,每次只要收到毛泽东的来信,贺子珍就会改变态度,药也吃了,情绪也好了。

  每一次李敏去看望妈妈时毛泽东都会给贺子珍捎去一些东西,母女见面后,贺子珍会详细询问毛泽东的身体和饮食起居的情况。李敏返回时,贺子珍又会让李敏给毛泽东带回一些东西。

  “我爸爸送我妈妈一个手绢,我妈妈就捎一些南方菜。我爸爸大便干燥以后就吃蔬菜,每年我妈妈都弄一个芦包,就是芦苇编的,这么大一个芦包,包一包蔬菜。他就看看点点头,他看见了。(我爸爸问我妈妈)身体怎么样,问我舅舅,问我家里的亲戚。”

  在毛泽东生命的最后阶段,李敏去中南海看望过父亲两次,最后的一次毛泽东的身体已经极其衰弱,一般人已经听不懂他的语言了。

  “他就说你多大岁数了,我说我三十九了,他说不对,你三十八。后来他就做这个姿势,我不懂,就问了张玉凤,我说爸爸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懂,张玉凤没有给我翻译,我说我没听懂。”

  对于这个手势的意思,后来人们有种种猜测,有一种说法是,这个圆圈表示桂圆,而贺子珍当年的小名就叫桂圆。那就是说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毛泽东还在惦念着贺子珍。至于这个手势的真正含意也许永远是个谜了。

2.李讷访谈录:“爸爸散步去”

   在北京万寿路的一套普通干部住宅里,毛泽东的小女儿李讷和丈夫王景清过着平静的生活。

  李讷是毛泽东和江青的女儿,多年来,她一直深居简出,很少抛头露面,也不接受任何名誉头衔。作为毛泽东的女儿,一般人却对她知之甚少,这也使她在人们的印象中有了许多神秘色彩。

  ■“大娃娃”和“小爸爸”

  李讷1940年8月出生在延安。虽然战争年代的条件艰苦,环境险恶,但是李讷在毛泽东身边依然度过了欢乐的童年时光。毛泽东管李讷叫大娃娃,李讷管毛泽东叫小爸爸。

  毛泽东的工作十分繁重,常常废寝忘食。如何能让他多休息,是令身边工作人员犯愁的一道难题。活泼的小李讷,常常会成为工作人员动员毛泽东休息的一个法宝。

  “父亲因为工作很忙,要他休息,他也放不下手中的工作。我的任务就是让他休息,他太累的时候,就把我推进去,大人也劝,让我进去跟他(玩)。小孩去了,他喜欢孩子嘛,就不由自主地跟孩子玩什么的,这样他就可以转移转移。我记得我最早学说话,有一句话就是:爸爸散步去。我父亲到后来进城还说呢,说你小的时候,就会说爸爸散步去。我很小啊,就是两三岁,只能攥着他一个手指头,拉着他去散步。以后我逐渐长大,然后拉着他的两个手指头,然后再拉他三个手指头,然后再拉他整个的手,就是这样慢慢长大的。”

  工作累了,毛泽东会出来活动活动。这样李讷和她的小伙伴们,就能和毛泽东一起做做游戏。这时的毛泽东会袒露出他尚未泯灭的童心。和这个可爱的大人物在一起,孩子们也很开心。

  “他有时候扭腰啊,有时候背着手走啊,反正我们小孩淘气嘛,就在他后边跟一串儿,不是我一个人,什么叶艳、叶丽亚,这些(小孩)在他后边跟着。他很慈祥,不在乎这些。

  “我父亲有的时候对小孩的事情还很感兴趣。你比如说我们在那里自己盖一小房子什么的,他进来,帮助我一起盖。他说什么这儿少个窗户,又帮我们搞一个窗户;这家人还没有水呢,那边下雨积了水,弄了一个沟,把那个水引进来什么的,也是玩得两手都是泥,他也挺投入的。

  “我稍微大一点,三四岁时,他有时候带我散步,就教我念一些诗。细雨鱼儿出,微风燕子斜,这不是杜甫的诗嘛?就是这样慢慢地教小孩。潜移默化的吧,在玩的当中,就慢慢地教一点这些。”

  ■“为人一定要立志”

  新中国成立后,李讷在北京正式开始上学。为了不造成影响,毛泽东不让她在家长一栏中,填写自己的名字。

  “最开始,家长一栏填的是工作人员的名字。但这个事情也不成,以后逐渐地就改了。但是籍贯我还是填的延安。我本来应该是湖南嘛,应该是湘潭嘛。但是我填的是延安,我自己认为我是延安出生的。到了高中,就比较正规了,该怎么填就怎么填。”

  李讷刚上小学时,因为学校离中南海比较远,工作人员就用小轿车接送她。毛泽东认为这是典型的特殊化,后来再也不让他们这样做。

  “小学住校,就在育英小学。我们一个礼拜

  能回一次家,跟大家一样。开始不是小车接吗,后来我父亲不同意,说这样特殊化不好。就派一个大一点的车,能坐十几个、二十几个人的,一次把中南海的小孩都接回来。”

  李讷从小就有和父亲进行思想交流的习惯。上大学后学习上有了什么心得,她都会写信向毛泽东汇报。

  “我以前是在实验中学,是个女校,而且那个学校干部子弟很集中。我中学基本上可以说还是在那个圈子里面。到了大学就不一样了,全都是一些普通群众的子弟。工人哪,农民,干部子弟就很少,这个对我帮助很大。因为父亲再严格要求你,再要你不要特殊化,不要自以为是,不要骄傲,毕竟身上总还是有那些东西。你一碰到这么多的群众,说实在的对自己触动是很大的。所以思想上有很剧烈的变化,就觉得自己要改变,不能像以前那样,老是那么自以为是啊,觉得自己好像怎么高明啊,看不起人啊,觉得很不应该这样。所以思想经过很剧烈的变化,特别是学雷锋,对我触及很大。我就觉得一定要改变自己,要变成一个普通的,跟大家一样的,在身体和精神上都健康的(人),和大家打成一片。我就中间有一段,可能给他信写得少一点。就是自己在那儿想事呢,觉得自己不行,比起别的同学特别差,觉得自己干部子弟那些弱点要痛改。”

  《庄子》一书中,有一篇著名的寓言叫《秋水》。记述了自高自大的河伯和虚怀若谷的北海神之间的对话。河伯在对话中,意识到了自己的狭隘和浅薄。李讷在读了《庄子·秋水篇》后,思想上很有触动。她给毛泽东写信,汇报了自己的心得。

  “《秋水》,实际上是我们大学的课程。我觉得,自己挺像那个河伯的。我觉得应该改变,彻底地改变自己这一切,跟上大家,跟大家打成一片。所以后来想通了,就给他写了信。他很高兴,给我回信。他说你应该是由浅到深,而且应该合群。就是和大家打成一片,要开朗。通过这个我觉得,父亲说的真是对,应该按他的教导做。逐渐精神上也比较开朗了,和大家相处得也比较好。我觉得父亲对我的鼓励是最大的,最最重要的鞭策。他一贯严格要求我们,从小要求我们不要特殊,不要娇骄二气,不要翘尾巴,不要自以为是。但是真正触动我是在大学这一段,这个前后可能有十来封信吧。他都是鼓励我的,特别是我身体不好,我几乎每个学期都要生病。所以他在(我)生病的时候,对我写信鼓励是最多的。就是要我有意志,要有毅力。他说他对我的教育,有一个很重要的,为人一定要立志,要有志气,要有毅力。我觉得这是他对我的严加管教吧,可以说我很感谢他。”

  ■他只要求我们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

  1960年前后,李讷在北京大学读书。当时正是三年困难时期,全国出现大范围的自然灾害。加上苏联撤销了所有的对华援助,中国面临着巨大的困难,老百姓普遍吃不饱饭。毛泽东忧心如焚,他带头减少了自己的粮食定量,而且很长时间不吃肉,不吃鸡蛋。只有在李讷放假回家的时候,才让厨房弄点好吃的,给她打打牙祭。

  “他自己坚持不吃肉,不吃蛋。有好长时间,腿肿得摁下去都是很深的坑,就是吃青菜,就是瓜菜代了,像这些情况我们因为上学住校,都不是很清楚。所以回到家里偶尔吃一顿饭,自己就不顾一切狼吞虎咽,以为他们吃得挺好的,不了解。所以我有时候就觉得非常难过。我当时太不懂事了,我已经是二十岁的人了,应该体贴老人嘛,应该让他们吃,结果我自己在那里狼吞虎咽的。他这样做他还不说,他一直吃菜,自己的定量很低,不吃肉什么的,一直他都不说,我们到后来慢慢才知道的。”

  李讷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亲毛泽东一起游泳。毛泽东要求她不要用救生圈,要靠自己的技术和意志,去抗击风浪。

  “因为他自己就不用救生圈。他游泳,比如落潮以后,一游就游出去十几二十公里。他游得比较慢,但是他不用救生圈。你可以仰泳啊,你累了你就仰泳,就可以休息。他这样做,不让用(救生圈),他也是有(道理)。一个呢,对自己孩子的水性他还是了解的。再一个呢,他也是有意识锻炼我们。你比如说来了台风,白浪滔天,他让我们都跳下去。首先他自己第一个跳下去,那我们还有什么话可说呢。那当然了,坚决跳下去。那个浪根本进不去,巨浪拍下来,那人十几次打到岸上,进不去那个浪里,费好半天才能钻进去。他自己就是这样做,所以,我们觉得,这种言传身教,主要是身教,很重要。”

  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毛泽东对子女的一贯要求。

  “我父亲对我们要求很严格,可以说他对我们的希望也是比较大的。他不希望我们做什么科学家,什么政治家、文学家,他只要求我们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他说你们只要做到这一点,我就很满意了。他自己就是很俭朴的,很严格的。(20世纪)50年代,我记得他那个卫生间里的洗涤用品,就是一块洗衣服肥皂。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就是那种固本牌的老肥皂。就一块儿,别的什么都没有。衣服上的补丁那么多,他不用说,你自己自然而然就那样了。就是受他的影响,就是要勤俭、朴素,严格要求自己,和群众打成一片。靠自己的能力学习知识,为国家做工作,自己养活自己,做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和大家一样的。所以我就是说对他,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没有他对我那样的严格的要求,就没有我的今天。我很想念他,他是我的好爸爸。”

  正如毛泽东所期望的那样,李讷成了一个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如今她的生活宁静而又淡泊。身为毛泽东的女儿,李讷没有从父亲那里继承什么物质财富。然而毛泽东留给她的精神遗产,却让她受用终身。

3.“红色公主”李讷和林豆豆

1966年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检阅接见了一千多万红卫兵和造反派。一些红卫兵的代表也登上天安门城楼,有的给中央领导戴红卫兵袖章,有的跟中央领导合影。一次,我作为《人民日报》摄影记者在那里拍照。摄影记者都有个毛病,见到有意思的镜头就照,事后再了解是怎么回事。我照了几张红卫兵跟毛主席和周总理合影的照片,以及其他一些合影。后来才知道,一张照片中,一个是毛主席的女儿李讷,李讷是毛泽东和江青所生。1965年李讷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分到《解放军报》当编辑。以后又当上了《解放军报》的负责人。报上见报时叫萧力。毛泽东曾用过“李德胜”这个化名,所以让他的女儿姓了李。另一个是林彪的女儿,小名林豆豆,大名林立衡,在《空军报》工作。就是林彪出逃时,首先向中央报告的那个林立衡。她们都跟别的红卫兵一样,穿着军装戴着红卫兵袖章。那时时兴穿军装,毛主席也穿军装。1966年8月18日,第一次检阅红卫兵时,毛主席说他要穿军装,因事先没有给他准备军装,临时给他拿来一套警卫局长的军装。毛主席身材魁梧,不合身,现做来不及,只好对付着穿。穿军装就要戴军帽,因毛主席没穿惯军装,军帽上有五角星,往往把帽子戴歪。帽子一歪五角星就到一边了,不好看,报上不好用。李讷对摄影记者们说,你们看到主席的帽子戴歪了就给他正一正。话是这么说,除了她是他的女儿,敢去正,别人谁敢?我们要是拍到毛主席歪戴帽子的照片时,只能发搞时修掉重新给他画个五角星。

返回首页